一中院院长吴在存:院庭长要有权力清单 也要行使监督权

原标题:一中院院长吴在存:院庭长要有权力清单 也要行使监督权

吴在存表示,可以通过审判机制的创新,建立完善市场化的破产机制,充分发挥预重整功能。为民营企业引入社会资金,或重新调整配置股权,把企业盘活。

新京报讯(记者 王俊)自2018年开始,北京市优化营商环境改革已完成了由1.0版向3.0版的政策进阶,在此过程中,法院作为审判机关,也发挥自身司法资源优势,为民营企业提供司法服务保障。

“目前民营企业存在融资难、融资贵等突出问题。”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一中院院长吴在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

北京一中院通过审判机制的创新,建立完善市场化的破产机制,充分发挥预重整功能,通过为民营企业引入社会资金、重新调整配置股权等方式,将企业盘活。


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一中院院长吴在存。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飞

■ 对话

谈营商环境

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较为突出

新京报:优化营商环境作为北京的一项重点工作,法院为此提供了哪些司法服务保障?

吴在存:优化营商环境中,保护民营企业产权非常关键。一中院与工商联共同搭建平台,为民营企业发展提供服务保障。比如有针对性地开展专项调研,走访高新技术领域的民营企业,上门了解他们在司法服务方面的需求。

随后,跟工商联一同把存在的问题梳理出来,将类型化问题采取项目化的方式推进,排出时间表、任务图。每年解决民营企业司法服务保障中最亟待研究解决的问题。

新京报:目前民营企业保护亟待解决的问题有哪些?

吴在存:比较突出的是涉及贷款的问题,比如融资难、融资贵。

新京报:对于融资难的问题,法院能为民营企业提供哪些支持呢?

吴在存:有些金融机构从避险的角度,对民营企业抽贷、停贷,其中涉及合同约定的部分,法律上我们会给予公平裁决。

此外,民营企业资金链断裂或者周转比较困难,我们也会通过案件的处理,把这些资源盘活,重新配置它的资源。

新京报:具体是如何盘活资源?

吴在存:比如一些民营企业具有技术研发、科研人才队伍、知识产权、营销网络等优势,这种情况下,如果采取过去的查封、冻结、扣押、财产处置变现等方式,企业可能就彻底死了,这肯定不行。

可以通过审判机制的创新,建立完善市场化的破产机制,充分发挥预重整功能。为民营企业引入社会资金,或重新调整配置股权,把企业再盘活了。

新京报:具体来看,法院是如何牵头引入资金的?

吴在存:比如在审判过程中,我们可以整合运用各种社会资源力量,依托金融机构、资产管理公司等力量,让他们依法有序参与融资。

在我们破产法庭的立案诉讼服务中心,你可以看到金融服务中心、保险服务中心,就是将很多社会资源整合,引入一些市场化要素。这也是现在审判工作的转型发展。

谈执行难

构建立保调机制 前端保全数额达286亿

新京报:执行难是困扰人民法院的突出问题,这一难题的解决进展如何?

吴在存:法院为了解决执行难的问题,经过三年“基本解决执行难”的会战,应该说取得了初步成效。但怎样真正常态、长效地从源头上解决执行难问题,关键还是靠机制创新。

我们从前端、中端、末端三个环节来解决。

原来一些案件执行难是因为没有及时保全财产,我们现在在立案的同时,同步实施保全,立保调对接,72小时内将财产控制住,后续马上进入执行程序。

这两年通过构建立保调机制,财产难寻、人难找、送达难、拖延诉讼等问题基本控制住了,前端保全数额达286亿,非常可观。

在中端呢,我们会引入社会力量参与调解,在期货类、证券类等类型化案件中,委托相关行业组织介入调解,也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后端问题的解决是上述提到的,将执行和破产衔接起来,通过破产审判机制当中的预重整和重整机制来救治企业。

一中院去年出台了96条破解执行难长效机制的意见,得到了最高法的认可。

谈互联网金融

应加大监管力度 进一步完善法律规制

新京报:目前金融产品诈骗、“套路贷”等问题给人民群众造成了负面影响,如何打击该类违法犯罪行为?

吴在存:现在金融衍生类的产品发展迅速,但监管方面仍不够及时、不够系统。涉及互联网金融的问题,下一步要加大监管力度,同时在依法规制方面要进一步完善。

近年来对“套路贷”的打击力度相当大,但“套路贷”具有一定的隐秘性,不太容易发现,侦察难度大。下一步,应在立法规制方面更加系统、更加针对性地完善。

谈司法责任制

院庭长既要有权力清单 也要依法行使监督权

新京报:2018年最高法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的实施意见》,提到 “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实践中如何落实?

吴在存:我觉得落实司法责任制关键的一点在于充分发挥好两级审判组织的功能,也就是合议庭和审判委员会的作用要落实。

另外,院庭长监督管理的方式需要调整。现在有些说法称,院庭长不能监督了,实际上,法律赋予了院庭长监督管理的法定职权,这一点是需要澄清的。

一方面,院庭长要有权力清单,不能怠于履行职责,也不能超越权限,行权方式上要进一步调整、规范。另一方面也要确保院庭长依法行使监督权,两方面都不能偏废。

新京报记者 王俊 协作记者 王飞

编辑 刘梦婕 校对 刘军